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原创人生 >

【白色荣光】(12-13)【作者:steveshulala】

时间:2017-05-10 00: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者:steveshulala 字数:4424 予人玫瑰 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 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2) 「老徐……你今天的sperm量不多耶。」 三月过后,是春暖花的四月,我与小莹努力
作者:steveshulala
字数:44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12)

  「老徐……你今天的sperm量不多耶。」

  三月过后,是春暖花的四月,我与小莹努力的每天进行着体液交流,大多时
间是利用医院的各种角落,以精液喂食这美丽的小姑娘,偶尔才有机会好好做
爱。

  然而,比起中出她,我更爱她的口交。

  三到五西西的精液量,每天一至两次,一个多月下来,小莹食用的精液量或
许能装满半个马克杯了。

  想像力丰富又充满行动力的她,各种鬼点子总能把我逗的充满征服感。

  某个四月天里的深夜,大夜班上班前,我让小莹在医院的视听教室里替我服
务,射精后,小莹用仔细的品味着口中的精液,跟我讨论着。

  「老徐你今天有自己来哦?sperm少少的,也有点稀。」

  「对啦……想到你的样子就忍不住了。」我回答。

  「那怎么不找我呢?人家比较喜欢浓浓的口感说……」她又把龟头含入口
中,用力吸吮。

  「就忍不住嘛……呃……好爽……下次一定找你!」

  我感觉到尿道里的残精被硬生生吸出,快感直冲脑门。

  是的,我说谎了。

  今天的第一发精液,此刻正在另一个女人的体内,或者可以说是女孩。

  医院,是一种巨大的组织,里头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人们。

  在忙碌的病房里,除了医师与护理师,还有许多尚未取得执业资格的学生。

  有实习医学生、实习护生、实习药师、实习物理治疗师……等等。

  没错,在这个故事里的第三个女人,是个如花蕾初绽的女孩。

  就像是春天撒下的阳光,在清凉中夹杂着温暖。

  十多年后回想起与她的相遇,或许一切都是命运。

  如果当时没有相遇,不知她会走出一个怎么样的人生?

  在慧姊与小莹走入我的生命之后,我心中那片那空荡荡的荒原出现了改变,
原本没有察觉的角落,原来隐藏着如此诱人的美味,一尝上瘾,果然就像翔哥说
的,尝到血的味道以后,狮子,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那是几天前的午后,我一如往常的在各病房间穿梭,看看会诊,也看看手上
的病人。

  在某个护理站,一群穿着蓝白相间制服的女孩们,正围成一圈,写着护理纪
录。

  『哦……是护生啊。』我心里想着,说实在,这些孩子在医院里,只是活动
路障。

  时不时的还会畏生生的用蚊子一样的音量问些有点瞎的问题,起初或许会觉
得有趣,后来便渐渐无感。

  引起我注意的,是这群护生里,有一位特别显眼,虽然我只看了一眼,却留
下了深刻的印象,烙印在脑海里。

  『……好白,简直正翻了!』

  直至今日,我依然无法用文字形容她的美。

  她像春风,像初雪,像山涧,像晨曦。

  那个女孩有着一头染成亚麻色的头发,一眼望去,是如雪一般白皙的侧脸,
秀挺的鼻樑,配上一双会笑的眼睛,后颈因为挽成髻的头发,露出美妙的线条,
像是在炫耀她的细嫩一般。

  硬要说的话,或许有点神似奶茶妹章泽天,而且,是高中时代的章泽天。

  有如出水芙蓉,飘逸出尘,不带一丝俗气。

  我初次遇见她时,她只有十八岁。

  而外观看起来,却像是十六岁。

  而且,比奶茶妹更白,整整高上一个档次。

  以往,看见医院里的正妹,惊鸿一瞥,便无暇多想,但在此刻,我居然随即
想像起眼前这个小少女因为性交而迷濛的脸蛋。

  我,硬了。

  只是一次平凡的相遇,没想到,我心里的恶魔,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13)

  故事进行到这里,不妨稍作暂停。

  请大家闭上眼,回想自己的高中时代。

  在年轻的岁月里,大家都有着憧憬的女孩吧。

  十八岁,正是青春洋溢的年纪,对於恋爱,似懂非懂。

  回想起本鲁的高中岁月,也曾经有过那个令人魂牵梦萦的女孩,白衣黑裙,
笑靥如花。

  是否还记得,两人穿着高中制服,在离学校不远的街道上,手牵手,一起逛
街,赶补习,一起吃晚餐的情景?

  高中女生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生物,不须任何妆点,肌肤便吹弹可破,不须遮
掩,脸上没有一点班痣。

  绑起马尾,柔嫩的脖子上没有一点颈纹,穿起短裤,雪白的修长美腿令人目
不转睛。

  自从惊鸿一瞥后,对於那位可爱的女孩,我便念念不忘。

  那种天然而不需修饰的美,只在忆起青春年华时,在梦里得见。

  隔天,我便不时穿梭在她出现的病房,也藉机观察她。

  她是小琳,专四,再一周便要离开这间医院,前往其他单位实习。

  巧的是,她照顾的病人是科里一位学弟的病人,而当学弟OFF时,便由我
负责。

  病人本身并不複杂,多半时间不需要呼叫我,查房时,小琳与几个同学总会
抱着资料,仔细地听我与家属讨论病情。

  我与小琳相隔的层级太遥远,并没有机会搭话,总是见面时点个头,离开时
说声谢谢而已。

  如果就这样让时间一天天过去,或许人生自此便无缘相见,因此,在第三天
的下午,我行动了。

  那是一个相当短暂的机会,就如同电影『不可能的任务』里的各种艰难渗
透,午休时间,正当我准备到餐厅吃午餐时,经过了医护讨论室,里面只有小琳
一个人,或许是在赶作业吧,只见她低头疾书。

  人生许多转折,均在一念之间,多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如果我就这样走
掉,或许我与小琳的生命将有所不同。

  但是,谁知道呢?

  当时的我,摸摸口袋,掏出一张空白的纸片,只简单写了几个字:

  『MSN?』

  一个转身我走进了讨论室,轻拍了小琳的肩膀,将纸片递给她,加上一个微
笑。

  小琳似乎因为我突然的举动,有些吃惊,惊讶的看着我,有点尴尬的笑笑,
接过纸片。

  然而,她的笑脸里似乎有点不同的涵义,我直觉,有戏。

  果然,在我下午再次回到病房,小琳在病房的角落,将纸片递还给我,上面
的是她的MSN,还有一个表情符号『:D』

  我接过纸片,看着眼前的女孩,我们互相报以微笑。

  当天晚上,我们在MSN上小聊了一下,交换电话号码后,约好明天周末,
让我带她一起上阳明山赏花。

  面对眼前这个相差近十岁的美丽女孩,而且不是一般的美丽(放上表特绝对
推爆﹚,整天晚上,我的心里不断翻腾着。

  如此顺畅的开场之后,应该有如何的发展?

  这么轻易便让我约出来,或许小琳本身也是经验丰富的情场老手,还是基於
对我的信任?

  我不停的设想着各种可能性与情节,不断犹豫着,是该与这个女孩谈一场纯
纯的青涩之恋,

  还是应该毫不留情地攻城掠地,将高中时代作梦也不敢想的事情一次满足?

  当然,我选择了后者。

  我不断膨胀的邪念,战胜了良知。

  第二天,星期六,我中午下班,小莹上大夜班正在补眠,我与小琳约在医院
旁的便利商店,她身高大概一百六十公分,一头亚麻色长发如瀑布般自然垂落,
只差十多公分便到腰际,合身的白色短T恤配上简单的紧身牛仔长裤,玲珑修长
的线条展露无遗。

  领口有着锁骨美丽的线条,挺拔的胸脯大概是Bcup,双乳似乎还未完全
发育,看起来充满年轻的弹性,黑色的胸罩隐约可见。

  我们打了招呼,她便跨上了我的小100,往阳明山出发。

  「今天穿便服,我差点都要认不出来了。」乘着风,我与她一路聊天。

  「唉呦,我穿实习服很丑。」她回答,她讲话总是小小声、怯生生的。

  「没想到你的金色包包头放下来头发这么长。」

  「其实我才刚剪,去年有过腰喔。」

  「哇!这样整理起来不会不方便吗?」

  「还好,不过我每次出门都要先洗头。」

  「这么长很难吹乾吧!」

  「对啊,所以每次出门前我都要准备两个小时。」

  「挖赛,我太佩服你了。」

  「舍不得剪嘛,上次剪完我还哭了。」

  「哈,今天天气还不错,怎么还穿长裤,不热吗?」

  「就……会不好意思。」

  「你应该要有自信,这么正的护生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哪有这么夸张……我又不漂亮……」

  「在医院都没有人追你吗,你怎么会没有男朋友?」

  「就……分手了。」

  「哦?可以偷问你交过几个男朋友吗?」

  「嗯……就两个。」

  「分手多久啦?」

  「一个国中交的,一个是十六岁的时候。」

  「都是同学吗?年纪比你大还比你小?」

  「就……都朋友的朋友,国中是同学,第二个大我六岁。」

  国中时的男女朋友,懵懵懂懂,而第二个男朋友相差六岁,虽然女生未成
年,但我暗自猜想,或许已被捷足先登了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路上,四月的阳光温暖的洒在我们身上,台北市的喧嚣瞬即被抛在脑后,
我们沿着仰德大道,一路往阳明山上奔驰。

  我将车子停在花钟旁的停车场,和小琳一起在开满花的山径上散步,此时阳
明山花季活动已落幕,然而盛开的花朵却依然满山遍野,山径上,森林的清新夹
杂着花香,沁人心脾。

  小琳的笑点很低,总是害羞的抿嘴笑着,显得有点拘谨。

  我选择了惯用的正面进攻,在怒放的花树下,直接牵起了她纤细的小手,她
吓了一跳,似乎想将手抽回,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却没再动作,接着便任我十指
紧扣的牵着她,脸上则一片绯红。

  「这样牵手在外面走……好害羞。」她用蚊子一般的音量说。

  「放轻松点,今年的花开的好漂亮。」我安抚她,手则牵得更紧了。

  一路上,我们比肩漫步,下午的阳光并不炎热,夹杂点山间的清凉。

  沿路人潮不多,或许是偏离了主要的赏花路线,我们在一株像大伞一样的樱
花树下,坐在石凳上小憩。

  石凳并不大,我挨着小琳的左侧坐下,右手则抚上她滑顺的发丝,我沿着头
顶,顺势将手滑到小琳的右肩,接着,搂住了她。

  她这次并没有挣扎,柔顺的让我拥她入怀。

  我们没有交谈,我将下巴靠在小琳的后颈,嗅着她发里洗发精的香气。

  十八岁的女孩,发丝里的气味,彷彿是从骨髓里渗出般,无止无尽,触动我
的灵魂。

  我抚着,吻着她的发梢,沉醉在女孩的发香里。

  彷彿有一世纪那么久,我才暂时满足,将她转过身来,躺靠在石凳的椅背
上。

  我们依然没有交谈,她任我拨弄着她的发梢,脸颊染上红晕。

  接着,我用右手托住小琳的后颈,左手捧着她的小脸,是时候了,我直接吻
上了眼前这个十八岁的女孩。

  轻柔的,意犹未尽的,我浅嚐了她湿润的唇。

  相差近十岁,我能从小琳的吻里,感觉到生涩。

  不是唇舌交缠的激吻,而是如学生时代的初吻般浅嚐即止,却动人心弦。

  这是我与小琳第一次接吻,在四月的樱花树下。

  下山时,小琳把我抱的紧紧的,不知道是因为天色已经昏黄,还是羞怯。

  我们在美丽华用晚餐,还坐了一趟摩天轮,在美丽的夜景中,我又一次吻了
这个女孩,摩天轮里,我将捧住美丽脸蛋的双手一路下移,滑过肩胛,滑过美
背,停留在腰际,手里隐约传来挺翘的臀部那年轻的弹力。

  不记得在摩天轮里我们吻了几次,只记得吻到后来,小琳主动向我索吻时,
那青涩却又诱人的表情。

  最后,在逐渐转为激吻的交缠中,我老实不客气的抚上幼嫩的乳峰,原来,
这就是我早已遗忘的年轻的触感,紮实而富有弹性。

  这小姑娘动情了。

  「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吧。」离开摩天轮前,我说。

  小琳则低着头,蜷缩在我的怀里,默不作声。

  於是,我骑着摩托车,将这个女孩,带进了美丽华旁的汽车旅馆。

              (下集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6-10-8 12:59 编辑 ]******感谢排版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6-10-8 12:59 编辑 ]******重复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6-10-8 12:58 编辑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