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原创人生 >

【淫荡的小仙女番外篇——醉美贵州】(01)【作者:shenhaochina

时间:2017-05-10 00: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者:shenhaochina 字数:9521 予人玫瑰 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 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淫荡的小仙女番外篇——醉美贵州(一) 前几天和小仙女的吵架了,她始终不能接受我的绿帽癖。
作者:shenhaochina
字数:95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淫荡的小仙女番外篇——醉美贵州(一)

  前几天和小仙女的吵架了,她始终不能接受我的绿帽癖。

  她觉得亲密的关系就应该是一对一的,争吵了好久也无法说服她。

  下个星期就要领证结婚了,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和她不开心,我只好违心的说
我以后改,哎,可是刻到骨子里的想法怎么改的掉呢。

  也许这辈子真的就只能这样失望下去了,小仙女不同意,那原来的故事也进
行不下去了。

  可是答应了的话不能食言,那就先发一些意淫的故事吧,希望有朝一日,这
些意淫的画面都能一一成真。

  祝天下淫妻男终成绿毛龟~~。

  ————————————————————————————————————

  2015年8月16日闷热,傍晚阵雨妻在床上微微的打着鼾,睡的很香。

  经过刚才酣畅淋漓的一场做爱,看来她是真的累了。

  我也很累,可是巨大的刺激和期望让我无法入眠。

  一躺到床上,脑海中就止不住的幻想接下来10天的旅程。

  卉儿终於同意了,我梦想了10年的淫妻大戏终於要开场了!

             ——摘自阁子日记

  今天休假终於批了下来,我接到通知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妻,而是发消息给
了狼哥。

  「我可以休假了,17日下午到福州。18日中午的火车K638去镇远。
预计行程10天。」

  编辑消息的时候,我的手指在微微颤抖,那是巨大的刺激和期盼在沖击我的
心脏,筹划了半年的淫妻之旅终於要开场了。

  狼哥很快回复了,只有一个淡淡的「好」字。

  我的心里微微有点失落,我这么着急的把老婆送到别人手上,别人却似乎并
不在意。

  「亲爱的,我能休假了,我现在就订车票,明天我们到福州,后天中午去贵
州的火车。」

  「哇!真的吗?好开心!」

  妻子在电话里像个小孩子一样夸张的大笑,「后天的火车为什么要明天去福
州呀?」

  我犹豫了一下,之前和妻说过狼哥和我们一起去旅游的事,她心里肯定是有
数的,她这么问,也许只是心里不好意思,「狼哥和我们一起去,我们在福州汇
合。」

  「……哦。」

  妻稍稍沈默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挂了电话。

  她既然没有反对,那就是同意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由又是一阵悸动。

  晚上回家的时候,妻已经做好了晚饭,我俩一边吃饭,一边计划着行程和要
带的东西。

  谁也没提狼哥的事,表面上看着很轻松,但谁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里其实都
在想着另外一个人。

  吃完晚饭,我们开始收拾旅行的东西。

  我的东西很少,28寸的行李箱里全是妻的各种衣服和化妆品,女人嘛,出
去旅行总希望自己美美的。

  我看到妻想把几条素色全棉的内裤装进内衣袋,我抓住了她的手「换性感一
点的内衣吧。」

  「不要,出去玩要走路的,全棉的穿着舒服。」

  妻的脸一下就红了,小声抗议着。

  「那都带上吧,我们喜欢,不舒服再换回来。」

  我特地强调了一下「我们」。

  「死变态!」

  妻锤了一下我的胸口,还是把几条丁字裤和成套的内衣放进了箱子。

  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我把一个黑色的布袋子放在了箱子内侧。

  「这是啥呀?」

  妻好奇的打开了布袋子,「啊!」妻轻轻尖叫了一声。

  我从后面轻轻的搂着妻的柳腰,她托着袋子的手微微颤抖着,黑色的袋子装
满了跳蛋,假阳具,润滑剂,眼罩,捆缚绳等情趣玩具。

  看着这些东西,妻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亲爱的,狼哥和我说……」

  我有点担心妻会生气,想和她解释一下,虽然我也不知道该解释些什么。

  「你爱我吗?」好在妻也并不想听我解释,她打断了我的话,颤抖着问我。

  「我当然爱你,正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才不那么自私,想让你体验更多更
刺激……」

  我忙用早就想好的措辞安慰她。

  妻突然转身抱住了我,火热的唇封住了我的嘴,没有再让我解释。

  「我也爱你,胜过爱我自己,那就顺了你的意吧,让他玩死我吧。」

  妻一边吻我,一边含混不清的呻吟着……我们两个拥抱着倒在了床上……

           2015年8月17日多云

  我没有妻了!现在应该已经算是8月18日了,一个人坐在酒店的写字台前
翻开日记本。

  从这一刻开始,一直到8月27日淩晨为止,妻不再属於我了!

               三方协议

  甲方:阁子乙方:卉儿丙方:狼哥

  本协议在双方自愿协商的环境下签署,双方承诺未受任何胁迫,所有条款均
完全自愿。

  协议行使时效:签署之时起至2015年8月22日0:00

  1、甲方与乙方解除夫妻关系,放弃一切受法律保护的夫妻权力。未经丙方
允许,不得在任何情况下透露出双方是夫妻或曾是夫妻的信息。

  2、丙方与乙方结成夫妻关系,拥有一切受法律允许的夫妻权力。

  3、在未得到丙方允许的情况下,甲方和乙方不得私自进行任何接触。

  4、协议期间对於以上条款未明确规定的事项,若三方意见不一致,则投票
决定。三方均需无条件执行投票结果。

  5、甲方有权利对协议期间的三方的所有活动进行拍摄,但需给丙方提供备
份文件。

  6、若丙方违反以上条款,则协议自动终止。若甲方或乙方违反条款1次,
则协议执行时间延长24小时。

  这份文件一式三份,我们三人各有一份。白纸黑字的合同,将妻生生从我身
边夺走。

  现在的她又在干吗?怎么短短一天时间就进展这么快了呢,和我想像的有点
不一样,但似乎……比我想的更刺激!

             ——摘自阁子日记

  今天起床以后,妻在我的劝说下,穿上了一条包臀的灰色连衣裙,领口开的
很低,露出胸口大片雪白的肌肤,裙子到膝盖以上十公分,把妻性感的臀部勾勒
的纤毫毕现,下麵裸露的小腿笔直修长,配上一双高跟凉鞋,不禁让人感叹真是
上帝创造的尤物。

  虽然妻子的打扮让人血脉贲张,但是她自己一直显得很紧张,离开家属区的
时候,正好碰到领导,领导还开了妻的玩笑「卉儿呀,这不是去旅游的表情呀,
怎么像是去刑场?」我和妻只能尴尬的笑着。

  去福州的动车上,妻一言不发地侧身看着窗外,我轻轻握住她的手,她想受
惊的小鹿一样,把手缩了回去。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真是於心不忍。

  「亲爱的,你要是接受不了,我们就不去找狼哥了。我俩自己去贵州玩。」

  妻木然的盯着窗外,久久的不回答,过了好久,她仿佛自言自语般用低低的
嗓音说到:「从我俩认识,我就知道你有这个癖好。这么多年,你一直宠着我,
从没有违拗过我的意思。好多次,我看到你半夜偷偷在上春满四合院,我知道你
心里的想法从来没有消失,甚至越来越强烈,但是你知道我不愿意,所以你从来
不强迫我。我知道你是很专一的,就算我一直不同意,你也不会去找别的女人。

  可是,我们是夫妻呀,你这么爱我,我又怎么舍得让你的生活留有遗憾。就
豁出去一次吧,这样你也没了遗憾。而且说不定这一次以后,你发现其实还不如
我俩单独出去好玩,你以后也就断了这个念想呀。「

  妻子说完,转头用亮晶晶的眼神盯着我,「最重要的是,我相信,不管发生
什么,你都是我最坚强的保护伞,不会让我受到伤害的。」

  听着妻的这一段话,我感动的鼻子发酸,眼眶都湿了。

  我紧紧的握着妻的手,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妻看我这样,反倒扑哧笑了出来「你个死变态装什么装,大老远的把老婆送
给别人玩,还在这哭鼻子,羞不羞?」

  我一把把妻搂入怀里,在她耳边轻轻哈着气,「我就是变态,我要看着你被
狼哥操!」

  妻的脸通红通红,这么害羞的妻只在我俩刚恋爱的时候见过,可怜的样子让
人爱不释手。

  车到杭州,狼哥已经在车站等着了。

  狼哥上身穿着黑色紧身T恤,将发达的胸肌和腹肌勾勒的特别明显,下麵穿
着一条宽松的牛仔短裤,即便如此,还是能清楚的看到胯下那隆起的一团。

  「狼哥!」

  我远远的朝他挥挥手,狼哥快步走了过来,很自然的接过妻手里的行李。

  妻和狼哥对视了一下,马上低下了头,脸上飘起一阵红云,小声叫了一声
「狼哥。」

  「走吧,酒店就在车站旁边,反正明天还要赶火车,省得跑来跑去。」

  狼哥在酒店隔着走廊开了两间门对门的大床房,我和妻刚把行李放好,就被
狼哥叫出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狼哥把他做的行程表拿给我们看,计划的特别细致,基本把我
们想去的地方都做进去了。

  我和狼哥一边吃一边讨论着贵州的景点,妻则在旁边默默的吃饭不讲话,脸
还是红红的。

  如果有人註意我们的谈话,只会认为我们是一群一起出行的驴友。

  我徵求妻意见的时候,她只是点点头或者摇摇头,并不多说,我以为她心里
还是有心结。

  快要吃完了,妻起身去洗手间,她一离开,狼哥马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卉儿被你调教的不错呀!」

  「啊?」

  我并没有明白狼哥的意思。

  「刚才都被我摸进去了,她也没有反抗。比上次放的开多了。」

  说着狼哥把他的左手拿到我面前,食指和中指还泛着晶莹的光芒,那是卉儿
的淫液!什么!刚才狼哥一直在摸妻!难怪他的左手一直没拿上来,我还以为是
因为桌子太小。

  我的下麵一下子就硬了起来,涨的生疼!「待会儿我们去KTV坐会,我陪
卉儿多喝点酒,然后你配合我让卉儿签个协议,签好协议接下来的行程就有意思
了。」

  「协议?」

  我还没来得及细问,妻就回来了,我只好把疑问先放回肚子里。

  狼哥带我们去的KTV就在酒店旁边不远,出了饭店以后,妻走在中间,我
和狼哥一人一边。

  我想让妻和狼哥走在一起,所以故意走的慢一点,落了狼哥两步的距离。

  妻看我走在后面,也慢下脚步来等我,我拍拍她的屁股,指了指狼哥,故意
大声说「卉儿,你让狼哥帮你拎包吧,他胳膊那么粗,累不着。」

  狼哥听见回头看了我一眼,心领神会,一把抓着妻的手把她拉了过去。

  嘴里说着「来,卉儿,哥给你拎包」,左手接过包,右手就牵住了妻的手。

  妻被他拉着快走了两步,和他并排走在了一起。

  我落在后面五米的地方,看着狼哥粗壮的大手紧紧抓着妻白嫩的胳膊,妻扭
动着挺翘的臀部紧紧跟着狼哥,仿佛他们两个才是夫妻,而我是个外人。

  妻回头看了我几次,眼里有点紧张,但每次我都朝她微笑,挥挥手让她放心
走。她也就不再回头了。

  到了KTV,我们要了一个小包厢,点了两打啤酒一打鸡尾酒就开唱起来。

  妻在结婚之前滴酒不沾,和我结婚以后她会陪我在家喝一点点红酒助兴,在
外面倒是从来没喝过。

  狼哥把酒打开,「这瓶酒首先欢迎阁子卉儿贤伉俪光临福州,其次是感谢二
位愿意和我一起去贵州旅行,最后是预祝我们的旅程一路精彩,终身难忘!所以
这既是欢迎酒,又是感谢酒,更是祝福酒。不能推辞,我干了!阁子喝一半,小
卉喝一半,怎么样?」

  「好!」

  我二话没说仰头就喝了半瓶。

  狼哥的话讲的漂亮,我又喝的那么爽快,妻实在是无法推辞,只好也皱着眉
头喝了半瓶鸡尾酒。

  喝酒就是这样,一旦喝下了第一口,那就再也无法推辞接下来的酒了。

  狼哥歌唱的五音不全,可是幽默搞笑,很多歌被他一唱,逗的我和妻笑的肚
子痛,气氛越来越热烈,我和狼哥在妻的怂恿下合唱了《广岛之恋》,妻也在我
和狼哥的双重劝酒下喝了不少酒。

  但是我自己能感受到,今天晚上妻确实是自己放开了,要不然她不会这么爽
快喝酒,但是进了KTV以后,狼哥却一直很老实,我想像中他会借机揩油的画
面一直没有出现。

  歌至半酣,狼哥要求和妻合唱一首《今天你要嫁给我》,妻一开始不愿意,
后来在狼哥的再三请求和我的不断怂恿下,还是拿起了话筒。

  在唱歌前,妻突然又使坏,非得让狼哥唱女声部,她唱男声部。

  狼哥当然不愿意,两个人笑闹了好久,谁也不让步。

  最后还是狼哥妥协了「行!我同意唱女声部,但是我俩要打个赌,如果我唱
女声部唱的得分比你高,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狼哥终於要说到今晚的重点了。

  微醺的妻却浑然不觉,大笑着说「不可能,谁怕谁?」

  狼哥也不反驳,点了播放键就开始唱。

  狼哥才唱第一句,我就知道我和妻都被狼哥算计了,他的唱功非常好,完全
没有之前那五音不全的样子。

  女声部被他唱的惟妙惟肖,我虽然心里震惊,却依旧被他的女声唱法逗笑了。

  而妻更是被狼哥时而妩媚,时而妖娆的表情逗得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更别说
唱歌了。

  一曲终了,萤幕上显示,狼哥的得分92分,而妻的得分只有60分。

  妻当然是撅着嘴不答应,怪狼哥故意逗她。

  狼哥也不反驳,放下话筒慢慢向妻走来。

  这时音乐已经停止,整个包厢陷入了狂欢之后的迷之静默。

  我的心跳突然加速起来,我知道马上就要发生些什么了。

  妻也註意到了我和狼哥的沈默,看着狼哥越来越靠近,她紧张的抱紧了双臂。

  「你想干什么?我可没答应你什么事啊」

  妻的声音都有点微微的颤抖。

  狼哥突然笑了,「打赌赖皮当然是要受惩罚啦!」

  说完一把抱住妻,开始咯吱妻的腰和腋下。

  「哈哈哈,我错了,啊,好痒…哈哈哈哈,饶了我吧」

  被狼哥粗壮的胳膊环绕的妻根本无法逃脱狼哥的骚扰,只好笑着求饶。

  「那你答应了?」

  狼哥两只手都环在妻纤细的腰肢上,从后面紧贴着妻的耳朵,一边问她一边
朝她的耳垂哈气。

  妻的脸涨的通红,想躲又躲不开,只好轻轻的「嗯」了一声。

  又忙加了一句「得我老公也同意,我才能答应你。」

  说完紧张的瞟了我一眼。

  狼哥看都不看我,把怀里的老婆转了个身,两人面对面的站着,两个人贴的
如此之近,狼哥的下巴甚至都碰到了妻的额头。

  狼哥低头看着妻,妻则害羞的不敢擡头。

  「我要你嫁给我。」

  狼哥的语气如此温柔,我相信没有哪个女人可以拒绝这样的要求。

  妻浑身一震,却始终低头不说话。

  两个人抱在一起过了好久,狼哥始终等不到妻的回应,便转头看着我。

  我知道是我起作用的时候了,我走到妻的旁边,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刚恋爱那会,我最喜欢这样轻抚妻的秀发,让她感受到我的关心和爱护,妻
也说过我这样的动作最让她有安全感。

  「亲爱的,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你不需要为了任何人委屈自己,只要遵
从自己的内心就好。我找狼哥来,只是希望你能在年轻的时候尽情享受生命的美
好,不要辜负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我们两个是来服务你的,不是来向你索求
的。」

  妻缓缓的擡起头,两只眼圈红红的看着我,恶狠狠的对我说。

  「你这个变态,我这一辈子算是被你毁了!我不做你老婆了!我要嫁给别人!」

  我一下子楞住了,以为妻真的生气了,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狼哥突然
扳过妻的脸,亲了下去,奇怪的是,妻根本没有反抗,反而轻舒双臂,搂住了狼
哥的脖子,和他忘情对吻起来。

  我呆呆的看着他俩的热吻,过了好几秒才突然反应过来,妻说要嫁给别人,
这就是答应了!狼哥激烈的向妻不停索吻,而妻则更加主动的回应着。

  两人的舌头你来我往,不停的发出滋滋的响声。

  狼哥的禄山之爪不知何时已经攀上了妻高耸的酥胸,隔着衣服不断的揉搓,
妻一点也不闪避,甚至挺起胸膛,顺着狼哥的动作,不断发出醉人的呻吟。

  我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浑身颤抖,多少次在梦中意淫的场景终於一幕幕展现
在眼前!两个人不知缠绵了多久才终於恋恋不舍的分开,狼哥的舌头离开妻子的
唇舌时牵出了一条晶莹唾液,反射着KTV里淫靡的灯光。

  「好,既然卉儿答应嫁给我了,那我们三个要签个协议。」

  狼哥掏出了他早就列印好的三方协议。

  「免得到时候卉儿突然反悔,告我强奸,那我就完蛋了。阁子你和卉儿看一
看,如果没什么意见,就签字吧。如果你想加条款,我们还可以再商量。」

  「我就知道你们是早有预谋!这么变态的协议我不签!」

  妻佯装嗔怒的敲打着狼哥,与其说是在发怒,不如说是在撒娇。

  狼哥将妻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坐着,顺手就摸进了妻的短裙内,妻嘤咛一声,
手上的拳头再也打不下去了。

  「这么湿润的小穴,这么诱人的小骚货,我想合法合理的佔有,有什么不对
吗?难道你不想吗?」

  狼哥贴着妻的耳边温柔的诱惑着。

  从狼哥身上,我看到了什么叫做男人的魅力,他时而霸道,时而温柔,霸道
时像一只要把妻吃进肚子里的野狼,温柔时则像一只趴在脚边的小狗,撒娇耍赖
无所不用其极。

  看着狼哥这么收放自如的挑逗着妻,我的心里突然有点不安,妻会不会真的
爱上他?我的心里有了想喊停的沖动,可是让妻子享受和别的男的灵肉交融的快
乐不正是我最想要的吗?就在我内心纠结的时候,狼哥已经把三张纸都签好了塞
到了我手里。

  「阁子,你和卉儿都看一看,要是没什么异议就签了吧。」

  狼哥的语气虽然依旧很有礼貌,但是掩不住其中的急迫。

  「我要加一条,我要对我们的所有活动进行拍摄。」

  我提出了我的要求,一方面是为了留下这次永恆的回忆,另一方面,也是为
了保护妻。很难说,是哪方面的因素占的更多。

  「行,你想咋拍都行,但是我也想要有备份,这也算保护我自己吧。」

  狼哥一边继续在妻的裙里摸索着,一边爽快的递给我一支笔,「你自己加吧。」

  妻的双手紧紧抓着狼哥强壮的手臂,看着像是在阻止他,但是从她鼻子里漏
出的喘气声让我知道,她最敏感的地方正遭受着狼哥的刺激。

  在妻时高时低的娇喘声中,我给三份协议都添上了条款并签了字。

  现在就差妻的签字了。

  狼哥终於把手从妻子裙底拿了出来,把纸递给妻,我看到狼哥抓过的纸上,
显出被水浸湿的洇痕,「老婆,你看看吧,就差你了。」

  「谁是你老婆,别乱叫,我还没签呢!我不签,这么变态的协议我不签!」

  妻子终於逃脱了狼哥的魔爪,从他腿上一下子跳起来,坐到了我身边。

  妻的脸还是红红的,刚才的潮韵还未完全退却,她把我拉到沙发一边。

  「老公,我害怕。」

  「亲爱的,别怕,我全程陪着你呢。」

  我把老婆紧紧搂在怀里,感受着她的温热,这也许是我接下来几天最后一次
抱她了。

  「不是,我不是怕他欺负我,我是怕你受委屈。」

  妻的话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妻在这个时候心里想着的还是我的感受,得妻
如此,夫复何求!「没事,亲爱的,我要是受不了了我就喊停,你肯定也会和我
一起喊停的是不是?这个协议上说了,三个人投票只要两个人同意就要执行,只
要你和我在一起,我就不会委屈。」

  妻听了我的话,擡头看到我眼泪盈满眼眶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

  「真是受不了你,又想把我往别人怀里送,又要一个人在这哭鼻子。今天都
哭了多少次了,心里这么难受为啥还偏要把我送给别人?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

  反正我这次是豁出去了,你自己可别后悔啊。「

  说完,妻子拿出化妆包,补了补刚才被狼哥全都吃到肚子里的口红,拿起三
张纸,各在她的签名处轻轻亲了一下。

  「好了,这样也算签名了吧。」

  妻风情万种的朝我和狼哥各抛了一个媚眼。

  「老婆,你真好!」狼哥又拽着妻的手让她坐到了自己的腿上,顺势在妻的
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妻没有再害羞,脸红红的笑着。

  我也想夸一下妻,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叫什么,她已经不再是我的老婆了

  「走吧,我们回去吧,早点休息。」

  狼哥一口干掉了杯子里的酒,迫不及待结账回去了。

  走出KTV的大门,福州的夜晚刮起了很大的海风,微凉的海风把我吹的一
个激灵。

  狼哥和妻却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夜晚的凉意,狼哥的手很自然的环上了妻纤
细的腰肢,妻一开始还用手推挡了两下狼哥的手掌,后来发现根本躲不掉,也就
放弃了。

  妻紧紧的靠着狼哥伟岸的身躯,任他粗大的手掌有意无意的盖在自己挺翘的
臀上,似乎还在微微用力揉捏。

  我远远的跟在他们后面,狼哥不时在妻耳边低声说着什么,妻也不时用粉拳
锤一下他,狼哥哈哈大笑的声音在夜空中特别响亮。

  凉风吹去了阵阵酒意,我越来越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心里的失落和难过以及
更加强烈的嫉妒和醋意,当然更多的是这些嫉妒和失落所带来的巨大的刺激和满
足!我的博士老婆,智慧和美貌并存的小仙女,曾经冰清玉洁的小仙女,被我亲
手送给了别的男人。

  我最爱的妻子,很快就要躺在床上,张开两条修长的美腿,用她紧致而湿润
的小穴来迎接别的男人阳根的进入!我想像不出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刺激的事!
我的下身越来越涨,我只好一边走路,一边低头调整了一下内裤的位置。

  调整完了我擡头一看,发现狼哥和妻就在我面前看着我,他俩不知什么时候
停下了脚步在路边等我。

  想到刚才的窘态被他俩看个正着,我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妻的表情很复杂,而狼哥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阁子,虽然卉儿现在是我的老婆。但是我俩并不想把你排斥在外,你如果
一直在旁边郁郁寡欢,卉儿不会开心的,我也过意不去。你就当作是陪朋友一起
去贵州旅游呗,我和卉儿会照顾你的感受,不会刻意冷落你,你也放轻松一点。」

  狼哥的语气很真诚,妻的眼神里满是关切。

  对呀,这一切是我自己安排的,我又有什么不开心的,狼哥能说出这番话,
说明他还是仗义的。

  妻这么关切的看着我,说明她也是爱我的。我应该更开心的去享受这一切。

  放下了心理的障碍,我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陪狼哥和妻边走边聊,很快回到了酒店。

  走到房间门口,我和妻的脚步都不自觉的慢了下来,狼哥打开房门,和我说
着晚安,就要把妻拉进房间。

  「等一下,我的东西还在对面房间。」

  「没事,我们先进去吧,阁子你待会儿把卉儿的东西拿过来,行吗?放我的
行李箱。」

  狼哥一分钟也不想多忍了,急急的催促着妻进房间。

  妻扭头看着我,眼睛红红的,眼里全是不舍和担心。

  「你先去休息吧,我把你的东西收拾好了给你送过来,很快的。」

  我安慰着妻。

  「行,那谢谢啦,待会儿你过来敲门就行。」狼哥说着关上了门。

  门合上的一瞬间,我似乎看到妻的眼里流出了泪水,但是还没等我看清,门
就重重的关上了。

  房间里隐隐传来对话的声音,可是又听不清楚,我又不能趴在门上听。

  百爪挠心的感觉真不好受,我只好回房间收拾妻的东西。

  大大的行李箱,把妻的东西拿走了以后,几乎就没剩下什么。

  早知道我自己一个人背个双肩包就行了,我自嘲的想着。

  那个装满情趣用品的袋子要不要给他们拿过去?我拿在手里纠结了好久,最
后还是一狠心,把它放在了妻子的衣物上面。

  他们现在在做爱吗?我才收拾了十分钟,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开始了吧。

  如果他们没做爱,那他们又在干什么呢?接吻?妻的衣服是不是已经被脱掉
了?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敲着对面的房门。

  才敲了两下,狼哥就给我开了门,一开门吓了我一跳,狼哥只穿着一条紧身
的三角裤,全身虬结的肌肉鼓鼓囊囊,散发着男性的气息,三角裤被顶的高高的。

  「你们……」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快就做爱了,妻也太饥渴了吧。

  「没有,卉儿刚进去洗澡。」

  狼哥指了指浴室,里面正有哗哗的水声。

  「哦,」我的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把妻的衣物拿进了房间。

  床上的被子没有掀开,但是很淩乱,他俩肯定在床上亲热过了。

  妻的包臀裙就脱在床上,两只高跟鞋散落在床尾的地板上,突然,我看到包
臀裙的下面露出了浅紫色的一角,那是妻子今天穿的内衣和内裤!妻是脱光了进
浴室的?!我和她生活了这么久,妻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脱光了进过浴室,她都是
进了浴室再脱的呀,怎么和狼哥在一起就变了?我的心揪了一下,胯下的鸡巴也
跳了跳。

  「这里是卉儿的玩具,你们也许用的到,我就给你们拿过来了。」

  我指了指黑色的袋子。

  狼哥打开袋子一看就明白了,他嘿嘿的淫笑着低声和我说,「兄弟你想得太
周到了,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今晚你好好休息。摄像机我已经架好了,今
晚我把所有的情况都录下来,明天给你看。」

  太好了,知我者莫过狼哥!我兴奋的点点头,转身离开的时候,狼哥突然拉
住我。

  「我内射你不介意吧,我准备了短效避孕药,接下来几天都让卉儿吃吧?」

  内射!我仿佛看到妻香汗淋漓的躺在床上,红肿的小穴里缓缓流出一股浓浓
的白浊液体。

  我深吸了一口气,「只要卉儿同意我就没意见。」

  「行嘞!那你快休息吧。」

  狼哥兴奋的关上了门。

  我和我的爱妻,隔着一道薄薄的木门,她在里面,我在外面。

  她即将被狼哥送往天堂,而等待我的,是天堂还是地狱?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